www.kx5200.vip
Advertisement

另类的女仆世界(印度)

上个暑假,我去了同学享利的拉美屋企住,还玩了一个叫珍妮花的婢女榓榚谷过槄,渔潎漾渐想回来也刺激! 今年升了上大学一年级,又识了个英裔印商的儿子–施华施榚谷恐怖分子槄榾,遭遨遮鄱我当然不客气,也去玩一玩拉~我搭到印度机场Not蓁蓁,溆滫渍瓦尔己经见到迎接我的纸牌原来他竟然派了驾名贵房车来接我! 我坐了个半钟左右,便到了他的大屋~我离远看到他踍踃踂踊,腿拿出膈膊他坐在椅上,一个工人撑大伞替他挡阳光,一排待卫列队在后面. 两个待女替他拨扇,右边一个女生挨在椅边,托着一小盘雪卡;一个女生把葡萄喂到他口中,一个女生在旁边,替他剥葡萄皮、去核 我由搭飞机到坐车来,都有坐了快24小时了,累得快死拉~「甚么时间食饭? 」招呼也未打,我己经嚷着要吃饭了,施华施就吸着雪卡的说:「立即可以拉,你也上去换换衫,放低行履吧~」,正当我伸手去拿行履,却拿过空的,施华施就吸着雪卡的说:「立即可以拉,你也上去换换衫,放低行履吧~」,正当我伸手去拿行履,却拿过空的,但,施华施就吸着雪卡的说:「立即可以拉,你也上去换换衫,放低行履吧~」,正当我伸手去拿行履,却拿过空的,他却拿过空的,却拿过 原来己经有工人拿了一个行履、一个背囊都给他们拿了上去~ 我轻轻松松的上到房,却又见到几个女孩,一个拿着一个水盘和毛巾,另一个就拿着一套衣衫. 拿衣衫的说:「这是施华施少爷,是给先生的,让奴婢先帮你抹身吧~」说完,她们就走过来替我宽衣我有些尴尬,但还是让她们去宽~ 她们一起脱我衣. 脱完了,一个便蹲下要除我的裤,一个就己经扭好毛巾;到这个抹完,又换了毛巾,抹我的下身天气很热,毛巾却凉凉的,真是周到! 她们连我小弟弟也抹得细致,先抹大腿内侧,再抹「蛋蛋」和鸡巴好在我也累了,挺不起来,不然就糗大拉! 到了饭厅,是一张电影才见到的十多米长桌,施华施坐了在主家席,我就坐了在对面. 「啪~」他拍一拍手,奴仆们就开始上菜了~生蚝、椰汁鸡、云吞鹅肝、茄汁炒虾一共十味,我光看就流口水了! 但就是不明,何解吃食饭都有两排女仆,站在餐桌两旁? 只见施华施手轻轻一指,就有个女仆去滔云吞给他原来如此! 我们身后还有一个捧着红酒的呢~ 「你家这么多工人,支出不就是很多吗? 」「不,如果只计薪金,一年才一百万美金~」讲得真轻松我自己心里计算:「一百万除一千,即是每人一千;除十二个月当除十好了,每人每月不是才一百美金吗? 」「当中不少是欠田租扣债,这些每个月扣50块就可以了~」他还提醒我~消费水平这么低,怪不得美国现在开始有人,要到亚洲退休拉! 我继续盘算:「如果我只请十个人,每年才花一万;当我拿着40万退休,加了其他生活费,都可以享受20年啊~」想着想着,都不禁笑起来了~ 吃完这一餐,施华施就叫了我去冲凉~

哇! 他家的浴室,跟罗马的没两样吧?! 我们脱光光,就下去浸浴了不久,又有几个女孩进来~经过刚刚如此奢豪的一餐,我己不太惊讶了~但我有点好奇,便问:「怎麽她们一进来头发就湿了? 」「她们这种低等人,当然洗干净才能进来拉~」他的回答弄得我很尴尬,他还大声的问:「我说的有错吗? 」「少爷说得对,奴婢的确污浊不堪,不清洗就不能与少爷共浴了~」她答得如此恭敬,这真是男人天堂啊! 她们一共进四个,都落了浴池 ; 两个在他左右、两个在我左右,手涂了清洁液,就在我胸抹着虽然她们没有挑逗,但玉手在我胸前,不停的抹,摩擦着我 ; 慢慢再抹到腹肌,又不为意的压到臂上,我快受不住了我拉开话题,说:「你不是说,你有带过女朋友来吗? 她在时,你也敢这样吗? 」「敢,她也一起洗呢~」他的答案总是令我惊讶他还兴致勃勃的要讲下去:「你知道吗? 罗娜每天都要按摩,尤其保养那一种有次我吩咐她们提供进一步服务 . 她们用口用舌的,替罗娜清洁全身一遍,罗娜就开始敏感起来~在我的指导下,她们打开罗娜双腿,就伸舌」 听着这样色的事,鸡巴就不禁抬头了~「呀! 」鸡巴突然被握住,我不禁叫了一声是刚好抹到鸡巴吧,刚刚这么大反应,害得我有点尴尬了~ 但慢慢的,她的手上上下下的,就像套弄一样过了几分钟,我鸡巴如铁般硬了,突然,她低下头,一口把鸡巴含了进去! 「她怎麽」「主子有需要,是她们的责任 ~ 」我望着那女孩,她的樱桃小嘴,免强吞下了鸡巴 ; 她娇小的身型、稚气未清的脸蛋,服待虎背熊腰的我、吃着大洋肠,令我自觉倍感「雄伟」呢 ~ 这时,另一个女孩便也低下头,伸舌舔着根部、「蛋蛋」 ~ 快感源源不绝的,开始占据了我的思想,不自禁的的站起身,按住她头虏,她的嘴了! 她本来吞下鸡巴,己经有些困难,现在我「啪啪啪啪~」的,摆腰乱插,她就更辛苦了 她却逆来顺受,脸上看不到丝毫皱眉~这样温驯,竟然激起我的兽性! 8吋的鸡巴,硬塞进喉咙,乱戟着食道;腹肌每次撞到脸上,直到发射一刻顶了百多下,我终于支持不住,要高潮了! 我便的把,一次过的射进她喉咙里我抽出鸡巴,「呀 ~ 」的叫着,满足的坐在池边,却见她竟然「骨 ~ 」一声,把全吞了 ~ 我吓了一下! 印度人不是很保守吗? 「她她怎么会吞了? 」「她不吞,难道我们浸精水吗? 」看他答得多么轻松~经过这么刺激的浸浴,我己经够累了,一摊上床就死了一般~不过想回来,刚刚那一泡精,都忍了一星期拉. 今次不用糟纸巾里,反给女生吞清光,真是光想也兴奋!

就他这座别墅,己经有半个香港岛大了! 大屋就有会展大了,上百个屋间,真不敢相信呢~欧洲式大屋前面又是欧洲式的园艺设计,还有个喷水池,由大屋门口到整座别墅门口,都有一公里远! 仲一个几个洞的小高尔夫球场,大屋一带往后是个果园(他吃的葡萄,应该就是这里出产)、小农场,也有一个泳池. 他家中车就有差不多二十架了,听说甚至有个直升机,方便他爸到附近产业视察. 因为别墅太大,他也会骑马,马也有十多匹 光是打理园艺(连高尔夫球场也要,而且全人手! )、保养房车、直升机、马夫等,己经几百男工了;负责果园、小农场、每天摘花送果到来的女工又几百人;而在大屋清洁、煮食、照顾起居的又上百人,连他请回来的名厨,都有几个人给他差使~ 粗略的计算,为他一家打工的印度人己有十数万了! 还不计投资在外国的企业呢~其实投资在印度的欧美商家很多,只是很少会住在印度这我倒不明白,这里有皇帝般的享受! 我之前也到过享利屋企(见<拉美婢女>),虽然都是大庄园,工人都有几百,但感觉就是没有这里奢华~印度人那种卑躬屈膝的程度,真是其他国家没有的! 印度自古以来都是世界的文化、人口、生产大国,在英国统治前,gdp一直占世界四分一! 因为英国对本土手工业的打击,到印度独立时,gdp己只有世界的4%现在,印度虽然发展势头强劲,但贫富悬殊、发展不均,农业、手工业的人口仍占6成,但只占国家收入的一成 人口两成的工业,是国家收入的四分一,其他还有各种服务业不过从事电子等行业的专业人士,人口不到一成,但收入就有国家的四成~ 印度人8成人信印度教,这又和种姓制度有关, 令印度人十分认命. 种族上,印度西部多次受突厥人、西亚人,甚至蒙古人入侵,样貌都颇近阿拉伯人,所以信仰上也是伊斯兰教~ 施华施的家在中印,人种是土著成份较高的「 黑印度人」,同时又时讲得流畅英语更好的是,又是印度教地区,而且重男轻女,所以女性服从性极高~印度人口呈钝角等腰三角,青少年人口最多,而且人口#迫又穷,所以这里的少女,都抢着要到来打工取录率得几%,而且多是家里欠田租,到来打工扣债的,怪不得施华施的女仆,个个都得20左右、那么标致拉~

「※ wwwjkforumnet | JKF」

第二天晨光照过来,把我弄醒了,我摔摔眼睛,才发现有四个女仆己站在床边~「你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奴婢己经替先生准备了毛巾和水,请先生先洗过脸~」我看真一点,她们的确拿了毛巾等东西来

  正當我想起身洗臉,其中一個就托著水盤,打側的跪在我面前;另一個拿著鏡子走到我面前;還有一個手掛著毛巾的這太誇張了吧!我洗完了臉,她們就遞了上了牙膏的牙刷、敕口杯給我,同時又換了個空盤給我吐水~

  我之後下來了,施華施就在大屋對出的草地上,喝著鮮橙汁、食三文治.我也坐下來,各一個工人替我們撐著大傘~「我今天出城玩,你去不去?」「你是主人家麻,我住你的、吃你的,還有甚麼話可說?」「好吧,那現在就起行~」「現在?」「是啊,帶你去玩些好玩好刺激的東西!」

  我們坐了半個小時,就到了省城原來他是去,是印度二世祖最喜歡的運動–跑馬~出席這種場合,總要有個女伴的,他替自己和我各安排了一個他的那個我好像看到,在寶萊烏有點名聲的!跑完了馬,他就和他的二世祖朋友吹水他們談的,不是之前買了甚麼紅酒、跑車、遊艇,就是之前上了那個女星、看中那個(當著女伴面說啊)~

  由中午開始,他們都一起吹水、喝酒、去玩老實說,這樣的生活美國過不到嗎?尤其今次我就像跟班一樣我急不及待回去,當土皇帝呢~結果,施華施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肯走.

  就在回程途中,施華施又吹起水來:「這裡就是有一樣不好沒巨乳麻!」「倒說的對,因為這些印度美媚都太勻稱了,不會有大到讓人反胃的巨乳、沒瘦到見骨的骷髏」聽到這裡,施華施己經沒好氣了~哈哈,終於換我讓他啞口無言了!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一屋美僕,還只記掛美國的胖妹,真是不折不扣的「匈奴」呢~

  回到大屋,那晚吃完飯後,施華施神神秘秘的,說有驚喜給我~等我回到房間,一開燈,就見到還有左右十二個女僕,排在床的兩旁,豪華極了!「驚喜了吧?就是知你喜歡奢侈感,今次就都滿足你了~」施華施一邊說一邊走進來他說得對,這種虛榮感實在太爽了!

  他說著的同時,兩個女僕己經服待我坐在床上,把我的腿也托上去;另個兩個,便躺在我手臂上,開始替我寬衣我望向施華施,原來他己躺在椅上,兩個女僕蹲了下來,同步進行著~我還是少理他,專心享受好了!我看著左邊一個,她察覺到了,就立即自動送上香吻嘴只吻到唇上,好害羞呢~我再望另一個,也是送個香吻;她們的嘴裡,彷彿也有絲絲甜味呢~

  我的手也不客氣了,開始放肆遊走,撫弄她們的小小奶子~之前是施華施說倒不覺,現在用起來,真的覺得奶子有點少新陳代謝太好了,脂肪儲不起嗎?還是吃不夠?

  在我吻著、撫著時,原先待我上床的兩個,己經替我脫好褲子,現在卻把我的雙腿托起!到底要幹甚麼?她們申出舌的,就往我腳趾逢的去舔~她們一時更啜著腳趾,甚至舔舔我的腳板,癢癢的,實在好舒服呢又一個女僕,在右邊爬上床,頭往我跨下一低,便吸著雞巴了!她雙手借力的挨我腰上,舌在龜頭上撩著,再慢慢的吞下去~雞巴不知不覺的,便在她嘴裡脹大了一倍

  突然,我的屁眼又多了一條舌頭在舔!我想望去,但我左邊的就前來吻我;右邊的,己經伏在我胸前,手口並用的,撩玩我的兩黟小奶頭算了,不看就不看吧!那女的,還撐開我屁眼的舔;吸的更「啜啜啜~」聲響,頭上擡下衝的,猛吸不放;加上嘴上、胸前的兩顆小嘴,真的太爽了!己經6個女僕在服待我,人生曾經如此,都不枉此生拉~

  「啊,好正呀~」我實在忍不住了,爽得叫了出來忽然間,她們都好像停住了~我打開眼看,只見擡腿的放了手,含的、舔的都慢慢退下了

  「她們為甚麼就這樣退下?」「她們不乾淨,不能騎上來的,讓你吻得放心麻~」我半懂不懂的另一個更美的,突然爬了到我身上~這個真是非一般的美,明亮的雙眼、桃紅的小唇,光看就讓我著迷了;她扶著雞巴,身體便慢慢坐下來!我舒服到不得了,她這時就把唇印下來,輕輕的吻著我~現在我才想起,之前兩個,是因給我吸過雞巴連做愛都那麼講研,真的太奢侈了!(看來女僕也有分等級啊)

  我的左右都讓開了點,讓那美女按在我的胸上,開始搖起身來~她很敏感的歪一歪項,真的太可愛了她的小穴很窄,把我的雞巴緊緊箍住;搖起來卻也不賴,不繼扭動著蠻腰~看她閉上眼、嘴唇半開,發出「咿~呀呀~啊」的叫聲實在太性感拉~

  面對這種美女,我的腰不能自控的,開始往上的頂「不要動啊,要她們服待你啊!」被施華施罵了一句,我唯有乖停下,三個女生卻更賣力~美女按雙抱著我的頭,就跟我舌吻了,腰同時擺得更凶;左右也伸舌的,同步舔進耳窩可惜我己無暇他顧,把美女抱在懷裡,讓她的小奶子壓下來,享受著她的擺動~扭了三千多下,她於受不了,全身都打著顫;我也棄守陽關,我在她的深深處,把全部的精液,都放堤出來了!

  我高潮了後,「美女」便爬起身了,原先兩個女孩,給舔、吸乾淨剩下的精液之後還細心的,把我全身抹乾淨,當然,抹雞巴就抹得特別細緻、乾淨拉~

  正當我累了攤在床上,女僕們替我清潔乾淨,就退出房間了~我望向施華施,才知他也己經完事「她們這麼快就走?」「不快了,都半小時了~」「但我才一次」「印度有個古老的智慧–一晚只可以一次,不然會傷身的~」話說回來,雖然那晚只有一次,但感覺比做「一夜三次郎」時還累呢(才弟不才,還未練成「一夜七次神功」).

  之後,這種玩意大概每兩三日,我們便玩一次如果天天也這樣,我怕自己的身子不住呢~不過,因為「主子有需要,是她們的責任」,有時不心勃起了,如更衣、洗澡時,她們就會自動的,用口給我弄一次,都不知多少次了~

讲真的,负责大屋的百多个女仆,不要说记不住那个叫甚么、这个叫甚么,连上了多少个,我也搞不清楚了在暑假过了大半时,有晚我睡不着,坐在书桌前,望着#外发呆~

我从三楼望下去,刚好就望到厨师的房. 虽然这厨师是印度人,但本来是在省城的西餐厅工作,是施华施重金礼聘过来的,所以待遇也不差等等! 啊,那家伙竟然压在一个女仆身上 ~ 他把女仆的头压在桌上,就不停摆着肥肚子,那可怜的女仆女仆还穿厨师装呢! 那厨师真懂享受呢~

我第二天说给施华施听,他却无关痛养的答:「那女的,就是安排给他的麻~」,想想,连当高级下人都有这种福利,这里真是令人乐而忙返呢! 快活不知时日过,很快我们就开学要回美国了,施华施听得我的赞美太多了,反问了一句:「真的那麽好吗? 我倒喜欢美国多姿多彩~」可能美国的多姿多彩,是比较吸引人,但是成千人以你为主子的虚荣感,美国就找不到了!

Advertisement